帳號 密碼   遺失密碼  新會員註冊
松陂園_台大綠房子2.0
台大綠房子簡介
台大綠房子資訊
綠建築經典案例
專題報導
中華綠建築協會
相片/影片/
歡迎加入綠房子家族

中國新農村建設中-民房動遷與人居環境改造--以江蘇省昆山市天福村為例 韓選棠教授

人氣1434
admin - 文章消息 | 2011-04-16 08:21:26

中國新農村建設中

民房動遷與人居環境改造

以江蘇省昆山市天福村為例

 

 韓選棠教授

江蘇天福的「天地人民居

 

一、農村風貌及環境的保護發展:

中國廣大農村地區的新農村建設,在改革開放三十年後的今天,因國家經濟的持續成長,已將這項工作視為重要的國家建設目標。這項農村建設運動中,拆屋還地予農是一項重要的工作,傳統散居在各地的獨立農戶或小聚村,往往因矗立在農田中,影響了大面積的農田工作,因此,動遷已成了大陸農村改造的時髦名詞,它的意思也就是將低層農戶住房拆除後,遷移到都市或都市近郊的土地上覓地再造,以小高層約十到十五層的都市集居住宅的模式,將拆遷戶的農民移居至此,此一農村傳統建築大量遭到拆毀的做法固然增加了些許農事的耕地,但傳統農村中,因自然條件,如河川、地形、湖泊等所形成的農村聚落風貌,及融入自然環境的農村紋理,將一掃而空。

近三、四十年許多大陸農村興建的住宅都未具有古蹟建築要件,雖其建築品質、外觀造形、環境植栽…等多仍具特色,然也遭到拆除的命運,若從環保綠色的角度看,減少地球資源的使用與浪費,為其首義,故此項剷除農村既有紋理,破壞小區生態環境,斲喪農村建築文化,砍斷人與自然、土地與水長時間所形成的有機畫面,殊不知在科學與技術不發達的年代裏,農民若不依附自然條件、尊重自然環境、保護自然環境的條件下的利用環境,是無法在農村安家立戶的,故這些與自然環境唇齒依附關係下所建立的農莊佈局,是彌足珍貴的,在長時間的風吹日曬雨淋的考驗下屹立不搖的農莊,是人與自然相容的最佳驗證,因此從文化、風貌、人文、乃迄今日所提的生態、環保與永續的新時代概念,今日大拆大建的這些方式來進行此項新農村建設應是值得探討的。再說這些農民房的數量龐大,拆除重建勢必消耗大量的材料、設備與能源,這是既不經濟也不符合綠色理念的,若與前述之風貌、生態…等問題綜合觀之,應不是農村現代化中最合宜的做法。


二、環境建設的生態思維

農村民房動遷建設中的新農業環境開發,如道路的興建、灌溉溝渠的開通、污水的處理…,今日在農村以廣建筆直的柏油路、V形的預鑄水泥溝以及三口化糞池等有別於以往傳統的土溝土路的做法為優質進步,這些不分道路等級千篇一律,以不透水硬舖面舖設的道路不僅阻礙了雨水的滲透與土壤微生物的變化,更耗費了大量的物質資源,水泥溝的排水功能雖佳,但也直接影響了水回到地下的通這種“以人為本”的建設思維,正在鯨吞蠶食的破壞農村長年已形成的生態定律與純樸的鄉野風味。大面積的停車場 或集散廣場、住家庭院、休閒民宿區的開發,也多在農村芬芳土香的地表上舖上了厚厚的混凝土來變更用途,這些破壞水土關係的現代化建設手法正由點、線、面的方式迅速擴展著,這些降落地表的雨水被因人的無知而做的水泥建設,阻斷了水與大自然的通路,因而順了人設定的水流方向匯集流入江海,殊不知這些集中排水的規劃,往往在滂沱大雨之際無法渲泄排放而造成淹水及土崩之災害,因此環境開發需秉持生態與永續的概念,拋棄陳腐的“以人為本”的思維改以“萬物為本”的新思維來進行建設,讓水回到土地中,滋養萬物,供萬物使用,而非依人的意旨,導入大海。故歐洲農村倡導的生態道路、農民庭園、自然水路與植物淨水等節能、節材與節水的生態工法,已成了環境建設中的指導方針。中國農村民居的改造牽動了農村土地利用的變革,它對農村環境永續發展的影響十分巨大,不可不慎。

 

三、建築物的修舊創新與綠色實踐

十餘年來中國農村民居一直秉承著“修舊如舊”的建築指導原則,因此中國民居尤其江浙、徽居等住宅建築無論聚落風貌、街廓景觀乃至個體建築,均予人千年不變、千篇一律、建築文化悠久,以不變應萬變的視覺感受,殊不知建築空間的使用,非數千年不變的,隨了家具設備、生活方式、使用行為… 建築內部的空間是因人而異的,因時而異的在進行調整著。

二、三十年來電氣化的設備發展已進入到每個農家的角落,空調、電視、冰箱及至電腦均不斷進入他們的生活領域,原本住宅中沒有安放這些設備的位置,現也必需調整內部空間來配放這些物件,瓦斯爐、洗衣機、熱水器等現代化設備,也在農村家庭中比比皆是。近年來在大陸興起的農家樂與民宿,這些因農村轉型與休閒產業而帶起的新一波農村商業與服務業,這在傳統農村住宅空間佈局中是前所未有的,要讓陌生人進入農家居住與飲食,勢必要調整住宅內部開放空間與私密空間的位序,以因應農村觀光人口的湧入,庭園環境中的接待場所如停車場、公廁與入口地標…等也均需配套規劃。

近年來全世界興起的環保、永續與節能、低碳的思維,在大陸也掀起了一股旋風,從北到南,從高樓到工廠,從都市到鄉村,正逐步的落實此項新思維;新大樓的興建只要訂定節能規範與操作手冊就可按步就班的落實這項工作,而中國這項工作的啟動較世界先進工業國家較晚,然其執行的效率卻極高,節能建材的研發速度驚人,各區域及地方的節能規範也幾已十分完備,新建築全面節能的掌控,已見蒭形,這對廣大的中國地區分佈是難能可貴的。然而既存的量大面廣的舊有建築,如何在有人使用的條件下進行節能改造,應是中國政府緊接著在這項建築節能工作範疇中面臨的挑戰。不同的區域、不同的建築類型、不同的建築材料、不同的建築構法以及不同的使用行為,均是這項節能改造工作中的困難結點。

新研發的節能建材、省能設備與節能技法等均應植入這些老舊傳統及古蹟建築更新中。因此老舊建築的再生與新利用,古蹟建築的風華再現與建築生命的延續與迎接二春的到來均應順應這一永續發展的大思維,思考何去何從。我們能以“修舊如舊”的做法讓這些老建築苟延殘喘,還是應以新元素與新符號來賦與這些傳統建築新生命與新使命。

“修舊創新”應是這一波順勢而起的建築節能改造,思想上的維新變法。當自然採光與通風在設計考量上,已替代了照明與空調而成為顯學時,玻璃材料的研發科技能阻擋太陽的熱量進入室內,不透光節能建材的研發也能大幅降低熱導係數,複層外殼的設計手法以及被動式太陽能利用…等,均成為建築設計上的必要條件與不二選擇時,建築物的內部空間與外觀造型勢必因上述理由而發生質變與量變,“型由機能而生”,這一德國BAUHAUS的建築基論也正是此一「修舊創新」思路的方向,以不變應萬變,不如以小變應萬變,建築符號的演變是有其歷史發展的軌跡可循,除了新思維外,新材料、新手法、新口味、新潮流均是建築外觀符號轉變的內因。永恆不變在建築上是行不通的,“修舊如舊”應也已褪時,機遇與挑戰是當前中國傳統民居建築面臨的課題,「修舊創新」應是可行之道,大拆大建也不是最好的做法,站在綠潮流的波峰上如何從見異思遷、見微知著到見賢思齊,均應是攀上綠色環境建設頂峰的思維歷程。

 

四、天福農村的現況與發展

天福是一個典型的江南水鄉聚落,隸屬昆山與上海之間的花橋鎮,石橋、水街與古厝散布村中。花橋是個新興小城,正如大陸其他城市開發的速度,以追求科學、生態與人文為發展方向,如火如荼展開舖天蓋地的建設工程。

 

四月春來,油菜花田揭開年度產業之美

位在城區北邊的天福村,早期以水稻及小麥為主要耕作物,隨著花橋現代化建設的腳步,散居各角落的小農戶及村民,將被遷移出這塊土地,集中移居到附近的城市去,讓出的土地則由政府作整體規劃經營,這就是大陸所謂的動遷戶移居建設工程。 我們走訪這個純樸的江南水鄉,小橋、流水、人家,枯藤、老樹、昏鴉處處可見,彷彿走入了如詩如畫的美麗農村。

四月時值江南的初春,十畝清波,花氣入簾,大地正從寒冬漸漸甦醒,新芽出土、枝梢嫩綠,大地一片欣欣向榮。春耕的農民正在照顧大地的彩粧,水路上的漁家女也為市場上的魚獲搖櫓撒網忙碌著,一幢幢井然有序的農舍矗立在河岸旁的花田中,屋前尚未長葉的水杉群與屋後的翠竹林,有如挺拔帥氣的衛兵隊守護著這些大宅小院。

庭院中展示農民勞動的成果:乾草、木柴灑滿地,陽台曬晾著的鹹豬肉,正是天福名菜,農民佇立在自家門前,笑臉相迎我們這些訪客。

 五、中國農村的轉型與建設

然而這處活力充沛、魅力十足的水鄉聚落,即將在現代化巨輪的碾壓下,脫胎換骨轉化成以農業生產為導向的集體農場,一如大陸許多改造完成的農區,如千燈古鎮的大唐生態園,成功創造了萬畝良田區,集中餐飲、休閒及農業活動區供遊客踏青與休閒,還配備了遊園車供年邁遊客乘坐,這類農村及農田的改造在政策導引下,似乎已形成風潮,這種以生產為導向的農村、農地、農業的改頭換面的工程,在農業人文及農業生態方面似乎缺少了考量,尤其傳統農村中人與土地互動對話的景象,改造後可能將從地平線上消失。

傳統農家躬耕而食的畫面,有機的菜畦栽植,居家環境中的竹林、水塘、野放的土雞、鴨群,這些野趣十足的自然生態,恐怕都會隨著現代化的改造而不復再現。

改造過的農田邊,筆直的水泥溝與塑膠大棚,寬敞的柏油大道上呼嘯而過的休旅車與停車場中滿布的汽車群,讓人直覺農田就是為生產,農村就是為休閒,這種以“人”為本的新農村建設是否缺少了什麼?生態綠廊、生物棲地、農村社會文化、多樣化的土地利用,地域性的栽種特色,這些農村豐富的特徵,似乎一夕之間消逝了。更別說這些歷經數十年甚或數百年演化的農村紋理、自然成長的農村房舍及通路的佈局,也在棋盤式的新農田分割下被剷除了,農田整併了,農房拆除了,農民動遷了……,一幅幅嶄新而單一的農村畫面呈現在世人面前。

原有的綠地及產業文化消失了,原有的地域民俗、風情移轉了,原有的水土生態走樣了,新田塊間再也見不著畸零地上的野花、水溝中的野草與悠遊田間工作的農人。

這些改造後的農區多冠以某某生態園,然而園中多見不著水面、有機的水路、生物綠廊、棲地、生態廣場、保育林及綠色建築等;「人本主義」下的水泥化建設未留給其他生物喘息的空間,故園中多難見生物的蹤影,植被單一化後,生物多樣性就無從發展了;大地滋生萬物的土地也被水泥化建設窒息了,因它阻斷了土壤生物的水資源供應。



在德國,農田丘塊間的生物棲地及保育林,路旁的生態綠廊一直延伸到村中,

 

保育林後隱約顯露著農舍的紅瓦與白牆 ~這是荷蘭人在平原上造屋追求的最高意境

  

保育林後隱約顯露著農舍的紅瓦與白牆 ~這是荷蘭人在平原上造屋追求的最高意境保水的草溝讓生物可躲藏其中,田邊的生物棲地雜草叢生,讓人不願接近而成為多種爬蟲類的天堂。田塊間的水塘多供兩棲類躲藏,而河道水路邊又密植樹群供野兔、小鹿喝水時不被獵人發現。這一切無農業生產價值的土地利用均是為了生態保育而設置。如果其他生物沒有土地可棲可用,怎會有生態的景象呢?

六、天福村的民房及環境改造

天福村的開發案,讓我們注意到中國新農村建設除了生產及經濟建設外,還需為農村文化、生態環境做適度或選擇性的保護及保育,期待這個有個性、有意境的天福村,能如其名“天賜福田”,在中國農村現代化過程中,完整保存美麗水鄉的靈魂。

人氣1434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E-mail:smarthousentu@gmail.com
電話:(02)33665929        傳真:(02)23627632

地址:台北巿基隆路4段42巷5號 (台灣大學農場內)   詳見【台大綠房子地圖】 
 
Copyright (C) 2009 台大綠房子 All Right Reserved